sunbet平台

潛心治土 傾心育人——記建築與城市規劃學院教師黃宗勝

作者:sunbet平台    發佈時間:2018-09-28   訪問次數: 1897

在門口一眼望去aaaa,黃宗勝老師的辦公室兩側整齊地擺放着10來張淺黃木桌椅aaaaa,桌上堆放着書和學習用具aaaaa,有幾個同學正在學習aaa,像是自習室一樣aaaa。黃老師的辦公桌在右側最裏的角落aaa,被兩臺電腦環繞着aaaa,剛好可以將他的臉擋住aaa。在這間不像“辦公室”的辦公室裏aaa,記者開始了採訪aaaa。

治學:路漫漫其修遠兮aaaa,吾將上下而求索

“我國生態環境惡化aaaaa,江南地區面臨的問題aaa,是我們科研工作者必須解決的問題aaaaa!我的研究只是在爲貴州喀斯特地貌做少許基礎貢獻aaa。” 黃宗勝和我們談起貴州的喀斯特地質和石漠化問題aaaaa,顯得有些嚴肅和焦慮aaaaa。近5年來aaaa,黃宗勝一直在帶領團隊圍繞“棲居空間學、棲居空間生態學、棲居空間數量研究方法、喀斯特生態系統恢復及碳匯”展開系統研究aaa。貴州省位於三江源上頭aaa,是國內三大生態問題的集中區域aaaa,73%以上土地爲喀斯特地貌aaaaa,且許多地方石漠化嚴重aaaa,地表幾乎都被岩石覆蓋着aaaa,植被非常少aaaa。土地貧瘠aaaa,糧食作物難以生長aaaaa,老百姓常說“只能在石縫中找吃的”aaa,當地居民經濟極度貧困aaaaa,生活條件十分落後aaa。貴州省雖屬亞熱帶溼潤季風氣候aaa,年降水量可達1000毫米aaa,空氣中水分充足aaaaa,但由於沒有植被和土壤儲存水分aaaaa,導致水土流失aaaa,當地居民的日常生活用水都難以供應aaaa。

“在黔西南和畢節aaaa,老百姓修建一間兩層樓房要15至20年aaaaa,第一個5年打地基aaa,第二個5年修建第一層aaaaa,第三個5年修建第二層aaa,第四個5年進行簡易裝修aaa。”這是黃宗勝早前在黔西南和畢節做傳統村落考察時的見聞aaaaa,正是這些見聞促使他將研究重點轉移到了喀斯特地區的生態修復aaa。一字一句間aaaa,記者深刻感受到他的堅定決心aaaaa。

“紙上得來終覺淺aaaa,絕知此事要躬行”aaa。做科研項目aaaaa,首先要廣泛查閱資料aaaaa,進行文獻綜述aaaa,找出研究方向aaaaa,進行課題申報aaa,彙集相關人力、物力、智力投入艱苦的科學研究中aaa。萬事開頭難aaaaa,黃宗勝的科研項目aaa,調研的過程可說是困難重重aaaaa,需要長期在野外走訪、採樣、分析aaa。爲了研究喀斯特地貌aaaa,他曾翻山越嶺aaa,走遍荔波茂蘭自然保護區aaa,訪遍森林採樣aaa,憑藉單薄的身軀揹着採集的土壤、植物走在林中aaaaa,克服各種困難將這些樣本帶回學校做數據分析aaaaa。爲了研究重度石漠化地區aaa,他曾在凱裏市旁海鎮的一座山上待了三天aaa,採樣植被和土壤做分析aaaa。不巧的是aaaaa,他們趕上了大雨天aaaaa,本就崎嶇難行的山路變得更加難走aaa。黃宗勝和他的學生倍加小心的行走在泥濘的山路上aaa,他至今都記不得自己摔了多少跤aaaa,只是記得被摔得渾身青腫aaa。在這次野外採樣中aaaa,他的研究生張元博跟隨他去aaaa,小張摔傷了腳aaa,大半個月不能走路aaaaa,此行還遭遇了野黃蜂的攻擊aaaaa,被蟄得遍體鱗傷aaaa。“這樣的故事還有很多很多aaa,如果你要聽aaaaa,我們可能說到明天也說不完呀aaaaa!”張元博笑着對記者說aaa。爲了研究傳統民居aaaa,黃宗勝和他的學生總是爬幾個小時的山路aaaaa,爲的只是訪遍研究範圍內的每一個村落、每一個族羣aaaa,力求採集樣本的完善、全面aaaaa,確保研究結果的科學、合理aaaa。 

目前aaa,黃宗勝的研究已取得初步成效aaa,找到了三種類型岩石內部的空間形態結構和植物根系分佈規律aaaa。下一階段aaaaa,他即將去野外做試驗aaaaa,但能否成功種植出植被aaaa,還是個未知數aaaaa。說起研究成果對貴州喀斯特土地的實際修復情況aaa,黃宗勝嘆息道:“這很難aaaa,跟在沙漠與鹽鹼地種植植物一樣的困難aaa!”但他說aaaaa,無論結果如何aaa,也要奮力一試aaa,就算不能取得成效aaaa,至少可以爲後人的研究做點理論上的貢獻aaaaa,畢竟這是一個需要幾代人的努力才能解決的難題aaa。

爲師:衣帶漸寬終不悔aaa,爲伊消得人憔悴

黃宗勝承擔了建築與城市規劃學院全日制及非全日制研究生的《景觀工程》、《景觀史綱》課程教學任務aaaa,本科生《畢業設計》《畢業實習》《城市生態與環境》等課程教學任務aaa,承擔林學院風景園林專業全日制及非全日制研究生《生態恢復理論與方法》、《自然及文化遺產保護》、《風景園林歷史與理論》等課程教學任務aaaa,年均達500個學時aaaaa,指導研究生50多名aaaaa,教學任務十分繁重aaaa。

黃宗勝教學備課認真aaa,課堂上知識量大aaaa,課後作業多aaaa,且要求學生下一堂課就要上交作業aaa。“我們有不明白的知識點時aaaaa,他比我們還要着急aaaa!”黃宗勝指導的好幾個研究生這樣說aaaa,稱他在教學中會一直耐心講解到學生明白爲止aaaa。黃宗勝最有特色的教學方法aaaa,便是在課後帶領學生到實際環境中具體講解aaaaa。“有一次課講植物aaaa,課後aaaa,他把我們帶到人民廣場aaaa,把那裏的每一種植物都給我們做了詳細的講解aaaa。這堂課是最令我感動的課aaaaa。”張元博回憶說aaa。

爲人師表aaaaa,潤物無聲aaa。黃宗勝每天一大早就到辦公室aaa,做科研aaa,指導學生aaaaa,直到晚上才離開aaa,節假日亦如此aaa。2017年暑假aaaa,他在辦公室指導學生寫了一個月的論文aaa。每晚23點aaaa,他才拖着疲憊的身軀離開辦公室回家aaa。2017年寒假aaaaa,他只休了一週的假aaa,便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aaa。“只要有老師或學生找他aaa,他都會熱心幫助、用心指導aaa,幫助打開和調整調研、研究的思路和方法”aaa;“每到開題或答辯時aaaa,黃老師如同醫生坐診一樣aaa,不知疲倦地回答學生的各種疑問aaa,幫助解決學生研究中遇到的各種問題和障礙”aaaa;“有時候真想偷個懶aaa,給自己放放假aaaaa,可是黃老師總是打電話問我學習、研究的進展aaaa,讓我愧疚不已aaa,覺得不學習就對不起老師”……一提起黃宗勝對學生的幫助aaaa,他的幾個學生就有說不完的話aaaa。

一篇一萬字的論文aaaaa,批註可達兩千字aaa,精確到字號、標點符號等格式aaa,且面對面對學生講解輔導aaaa,每次至少講解半個小時以上aaaa。指導學生的論文aaaaa,黃宗勝的態度可謂精益求精aaa,一篇論文要反覆修改aaaaa,甚至達到10遍以上aaaaa。嚴師出高徒aaaaa,他指導的研究生王美權撰寫的論文《木本植物對喀斯特石質生境岩石結構的適應性》aaaaa,在他的精心指導下aaa,前後修改10多次aaaa,完成後在《生態學報》發表aaa。由於科研潛力突出aaa,王美權已保送到南京林業大學讀博士aaa。

“自己的學生就像自己的小孩一樣aaaa。”黃宗勝和顏悅色地說aaaa,“學生在工作崗位取得成就aaaa,對社會做出貢獻aaaa,我會感到高興和滿足aaaa。”

半世東奔西忙aaaaa,今又遠航aaaa,路遙山高水長aaaaa。身兼建築與城市規劃學院、林學院的研究生導師aaaaa,忙忙忙aaaa,是黃宗勝最大的特點aaaaa。付出總能帶來收穫aaa,近5年來aaaaa,黃宗勝獲得國家自然科學基金2項、省級基金項目3項aaaa,發表論文30多篇aaa,其中aaaa,以第一作者、通訊作者分別在一級學術期刊發表論文7篇、SCI收錄論文1篇aaaa,獲專利6項aaaa,得到了學界的高度認同aaaaa。


文字:學校新聞中心 實習生 譚紅贇

圖片:由受訪者本人提供